你當前位置: 菜鳥物流 > 話説懷仁 > 詳細內容
新家園
來源:懷仁市廣播電視新聞中心作者:安孝文2018-12-06 20:57:56
瀏覽字號:
1

“新家園”,這是懷仁市境內最年輕、最賦予一種政治、時代意義的一個村莊名稱。“新”,當和“舊”相對應,不難理解;“家園”二字在詞典中是一個固定的詞組,指家中的庭院,泛指家庭或家鄉;所謂新家園就是指一個全新的家鄉,是解放後,懷仁市第一個以其社會意義命名的村莊。村莊的原名叫什麼?事過幾十年,如今的懷仁人似乎已經淡出了曾經的歷史記憶,不知其本名原來叫“薛家莊”,懷仁方言土語中把薛念説成“霞”的音調,而稱叫時又把一個“家”字省去,直稱為“薛莊”。

《懷仁縣新志》:“薛家莊,土堡,距城三十里,居民二百三十三户”是當年縣域里民居最多的一個村莊,以今天的角度審視之,也當屬大型的村莊。

在原來,村莊因其在交通的幹線上,故而多大店,現今仍按當時店址而指認出的有“義合店”、“興隆店”、“惠成店”、“北崞縣店”,“南崞縣店”,還有一個叫“豬店”的。豬店原本是無名小店,是懷仁縣周邊一帶有神祕傳説的人物羅神仙的院落。

羅神仙本姓張,為何神仙姓了羅?已不得而知。但他是雁北一帶廣為流傳的渾源孫氏朝廷中的軍師,能撒豆成兵,有遁甲之術。最經典的兩則奇聞傳説是他鉸下黃紙人人兒,把隔壁辦事業忘了給他送油糕的糕盆搬了個精光,待主人給他道歉時,沒見影兒黃紙人又把油糕悉數搬回糕盆去。另一則是他讓侄兒騎上他吹了仙氣的一柄亂掃帚到揚州去觀燈,一夜間打來回,觀完燈又回了懷仁薛家莊村。

傳説有一年從關南上來一個豬販子,趕着一羣豬從羅神仙門前過,店主人上前攬生意,讓豬販子留宿想掙幾個店錢。豬販子言説天氣紅日三竿,還想趕點路程,任憑店主人賠笑説破嘴,豬販子就是不認眼兒,店主人心裏不快,拿起一根樹枝隨手在小店門北劃下一條線,靠在店門冷眼相看。豬販子手執趕豬棒一吆喝,豬仔們一待走至線跟前,一條線霎時成了一條深溝,驚嚇的豬一溜風順着進了店,把個豬販子唬得言語不得,只好打尖住下。從此,這個小店留下一個至今傳説津津有味的名字叫“豬店”。

薛家莊冠了一個“薛”字,這也是有些來歷的,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傳説的。

《懷仁縣新志》:“薛御史墓,在縣南薛家莊,為元御史,石碑羊虎並存,其名不可考也”。

這位御史大人雖未留下芳名,但卻為這個村留下了姓;他的墓冢歷經三百餘年,到明代萬曆年間懷仁的知縣、高陵人楊守介為懷仁着手修志時,御史墓前的石碑、石羊、石虎等冥物仍完好存世,所遺憾的是原下濕莊村西梨園嶺上“有樹百餘株其果甚豐”的薛御史果園,在明朝年間由於鄉民相爭被“沒入代府”,御史大人的後代也不知何故,悄然消匿在薛家莊的歷史長河中。萬曆年間的《縣誌》初本所記下的御史墓也淡出了人們的記憶,所幸村裏留下了他的旁親做豆腐的傳聞。

據傳,新家園的張姓祖上原本是薛御史的外甥,原籍是左雲上張家墳村。為得其舅舅的庇護,張姓弟兄三人搬遷到路莊村,以做豆腐為業。兄弟三人成家後同村、同業,免不了生意相侵之嫌,御史大人作主,讓他們分村居住,各操其業,一個去了北辛村,一個到了薛家莊,一個仍在路莊村。到了薛家莊的張姓一門豆腐手藝代代相傳,且得益於村中上好的水質,豆腐起茬味道好,直到如今仍是新家園的名牌農產食品,一個村裏竟有十幾家豆腐坊,逢會趕節一天可加工上百槽豆腐。新家園的豆腐銷往縣城,甚而是當禮品送到太原城。這也許是薛御史給薛莊村留下的一種文化念想。

到清乾隆年間,村裏名人鵲起,有名有姓留傳到如今的當數乾隆二十二年(1757)進士張迺紱  ;官大不提名,村裏把他的墓地稱之為“進士墳”。

懷仁市清代第一位進士公的墳塋位於新家園村西,208國道東側,墳塋中有進士公的子孫後代於道光五年(1825)為他立的一通碑石,上邊刻有“皇清賜進士文林郎湖南藍山縣、城步縣知縣戊子辛卯同考試官顯考張公諱迺紱顯妣母李孺人墓”。

據傳,張迺紱十年寒窗登科後赴湖南,先後在藍山縣、城步縣兩個屬於偏遠貧瘠的地方任知縣,除了留下一個清官的美名,《懷仁縣新志》為他立傳之外,同時還衍生、留傳下一則“旋風告狀”的民間故事,讚譽他為官之清廉。傳説雖有幾分演義,但他的後人藏有乾隆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封贈張迺紱的爺爺奶奶的聖旨,則是可證其為官的政聲。

薛御史之名隱沒消佚後,代之而來的張進士一直是薛家莊人的一種自豪,一種精神。

天有不測風雲,誰都未曾料到薛家莊會遭來滅頂之災。

公元1952年7月28日,天空發暗像注了鉛,灰黑的雲頭壓得人們喘不過氣來。西山後電光閃閃,一陣拉磨雷之後瓢潑大雨如注而下,山洪暴發。從西山峪口翻滾而出的洶湧波濤淹沒了懷仁縣境內的27個村莊,沖毀房屋2408間,其中薛家莊是重災區,受災最重,184處院落只剩下19處。村莊已變成一片泥灘。

水災過後,人民政府下撥救災糧220餘萬斤,救災款9萬多元,社會捐贈1600餘元。受災最為嚴重的薛家莊在政府的全力幫助下,統一規劃佈局,在原址上重新建起了一個嶄新的村莊。一個迎合人們感恩之心,符合歷史真實,非常具有歷史意義的村莊新的名稱,自然而然地破繭而出。據村中老者回憶,水災後當年的秋後,村子建設已初具規模,時任四區區長陳愛民提出此議,“新家園”的村莊名字得到了全村民眾的認同。

新家園村名正式取代原來的村莊名稱薛家莊的時間雖已查閲不到相關文件的準確日期,但從現藏檔案文獻分析,1953年的6、7月間,全縣召開了數次救災工作會,以及縣鄉區劃會正式在官方使用新的村莊名稱當在此一時節。

這場百年不遇的洪水卻未殃及村裏的雙柏寺,寺裏的兩株古柏樹鬱鬱葱葱,是薛家莊的記憶;也如同村中曾經的薛御史、張進士一樣,默默守望着曾經的一方熱土,不離不棄心中的家園故鄉。

公元2007年,由於盜墓者的“功勞”,村中曾有過風光,那座早已被人遺忘了的薛御史墓終於以殘缺之身向村人作了最後的展示:墓室兩進格局,開南門,磚碹墓。從墓門進入一條甬道通向前廳,前廳呈長方形,前廳北有一磚砌小門,上邊有斗拱、脊獸、瓦當、勾頭,有黑紅兩色的彩繪,經此入口,又一條很短的甬道進入主室。主室下方是八角形,上邊逐漸收斂成穹窿頂,所用的磚共四個型號。墓壁和頂部的轉合處有仿木檐枋,抹稜柱,柱頭上有斗拱、補間拱,仿木構件上塗硃紅色。地上有一石棺,主室和前廳上都有白灰作地仗,上繪彩色壁畫,壁畫已遭損壞,但仍可看出所繪內容有開芳宴、出行圖、狩獵圖,是墓主人生前的生活場景。這種場景誰有之?當是薛御史無疑。

御史墓位於新家園村西主幹路南側,與進士墳隔路相望,好似乎兩個朝代的兩位名人的魂靈,無時不在向人們述説村莊的歷史,注視着故鄉中的變化。歷史沒有辜負他們的期望,如今的家園已非昔日的薛家莊。

如今薛家莊上建起的新家園已是鄉政府所在地。208國道東側,一座雕樑畫棟的牌坊下一條筆直的主街道向東延伸而去,路北有新建起的鄉政府辦公大樓、文化活動中心;路南有民辦八中、陶瓷廠,與村中舊有的南北主幹道相交成了名副其實的十字大街。全鄉面積136平方公里,轄18個行政村,6個社區居委會,共7431户,5300餘人。全鄉有工業、企業5個規模以下各類企業1169個,中小學校22所,在校學生達11000餘名,鄉級衞生院1所,村級衞生室18個,規模日光節能温室717棟,智能聯棟温室14000平方米。

2018年,新家園緊緊圍繞“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把實現農民增收致富作為“五村聯創”落腳點,促進了鄉村產業振興、人才振興、文化振興、生態振興、組織振興,使村民幸福感、安全感大大提升。如今的新家園已成為工業農業、服務業協調發展,同步推進的新型集鎮中心之地,新家園確是今非昔比。

網友評論文明上網理性發言,請遵守新聞評論服務協議 已有 1 條評論(點擊查看)
網站通行證: 密碼: 註冊 | 忘記密碼
網站通行證:cknadmin

  • 懷仁雲客户端
  • 官方微信